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兀兀然的博客

这里是我任意驰骋思想,挥洒文字的广阔天地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聊斋  

2018-01-04 13:43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午  夜  12  点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        午夜12点,我发现监视器的屏幕,出现一个人影,头发散乱着,好像穿着白色的睡衣,又好像是个白色的影子,影影绰绰~~~
        我走出去查看。院里静得可怕,路灯大都熄灭了,我有种说不清的感觉,呆立那里。突然路灯劈劈啪啪地响了起来,灯光闪动,在闪烁的灯光中,我看见了那个白色的影子,影影绰绰地飘动着。
        我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那个白色的影子,轻飘飘地往前走。
        那个白色影子像风一样飘下去,院里没人,空荡荡的,路灯泛着昏暗的光晕,时而闪烁一下,树木在灯光闪烁中泛着冷冷的蓝色,我无声无息地跟着那个白色的影子,走到地下车库。
        白色的影子来到一辆车前,在汽车的周围转了几圈,突然她钻进了车底,我实在搞不懂了。
        我使劲揉了揉眼睛,再定睛一看,奇怪,没了,那个影子沒了。
        幻觉,难道真是幻觉?
        我转身往回走。心想,这么晚了,不要再碰到什么事情了,走到车库出囗时,听到车库的自动门轰隆一声开了。
        我觉得今天这里有些蹊跷,这车库的大门按装的是兰牙自动识别系统,怎么会自动开关呢?
        我越想越害怕,仿佛置身于一个危险的境地。想跑,但且无法移动自己的脚步,吓坏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午  夜  12  点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
        此时,正好是午夜12点,电话铃骤然响起来了。
        可电话里开始就沉默,过了一会就发出了一个人的喘息声,约摸过了一分钟,我听出是一个女人用颤抖的声音说了声:"我被关在电梯里了。"
        我明显地感觉到了她声音中的不稳定,说:"你别着急,慢慢说,是几号楼,电梯停在几层了?我马上过去。"
        撂下电话,我赶到那栋楼,按下10楼的按键。
        电梯起动了,我感觉微微一颤,有轻微地震的感觉。电梯里的灯一明一灭,好像要出什么问题。电梯到了10层,哐当停下,可电梯门紧闭着。过了片刻,电梯又震动一下,继续往上走,这是一栋二十层的楼房,电梯一直到二十层。
        电梯在二十层停了下来,我的身体坠了一下,然后站稳了。
        电梯门哐当一声开了。
        门外一个人也没有。
        我想自己是不是按错了按键,可我分明看到只有10楼的按键是亮着的,有股冷风从门外吹进来,我打了个激灵,电梯门关上了。
        电梯开始下降,我觉着身后好像站着一个人,有股凉气从背后吹在脖颈上,我大气不敢出一囗,也不敢回头看,等电梯门一开,我就呼地冲了出去。我回头一看,电梯门迅速地关上了。电梯旁边的按键一直亮着,显出电梯在一层一层往上走,一直到二十层。
        整个楼寂静极了。
        我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,嘴唇微微抖动着,似乎随时都要叫出来,我没叫。
        但额头上冒出了冷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午 夜 12 点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3

        每次都要从这里经过,都不太晩,午夜12点左右。通常路上都有人,一楼的麻将馆也是人影幢幢。虽说路灯不是很亮,但我从未有不安全的感觉。
        这天我又从这里经过,感觉有点饿,就到路对面的一个小超市屋里买了一袋面包,两根火腿肠。
        今天的路特别黑,黑得连我都觉得奇怪。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,三盏路灯只有一盏还亮着,所以感觉特别黑。
        这条路不长,就那么几百米,我像往常那样哼着歌,慢慢走着,但隐隐约约,觉得正前方似乎有个人影,融融月光下像是个白衣女子,我眨了眨眼睛,望了一阵便跟了上去。
        我脚步轻轻,生怕惊动了她,走了一会儿,那女子便站住不走了,我也停了下来。
        其实,这里是小区园内的一片绿地,一道高压电网把这里与园区的主体隔绝。所以这里就成了废园,死角,毫无规则地生长着斜逸的灌木,禾本科杂草。偶有小动物窜出或蹦跳一下,不小心蹿至裸露的踝部,有莫名的战栗感,由脚踝瞬间传至全身。
        女子又慢慢的往前走,我远远望着她。女子似乎回头看了我一眼。夜里独自跟踪一个陌生女子,我有些害羞,赶紧低下头去。
        过了一会我抬头,再去看时,女子不见了,我又往前走了一段路,还是没有看见女子的身影。我四处望望,四周除了几片稀疏的灌木,什么也没有。
        我有些奇怪,自己刚才明明看见一个年轻女子并跟着她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,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。
        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        前方传来一声清凄的鸟叫,我打了个哆嗦,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,幽暗的灌木丛隐藏着无尽的秘密。
        我感到恐惧,转身往回跑去,直到看见值班室的灯光才停下来。

新聊斋 - 兀兀然 - 欢迎光临兀兀然的博客
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