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兀兀然的博客

这里是我任意驰骋思想,挥洒文字的广阔天地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新聊斋  

2014-11-22 21:46:45|  分类: 新聊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打  车  记

         天空晰晰沥沥地下着小雨,我走出家门,去医院看望一个生病的朋友。
         站立在两条单行马路之间,招手拦车,南来北往的出租小汽车,毎三五分钟驶过一辆,但任我频频挥手,竟无一辆肯停,十多分钟后我焦急起来。
        又过了十分后,终于拦住了一辆出租小汽车。
        "师傅~~~"
        "去哪儿?"
        "市医院~~~"
        "不去!"
        "师傅,师傅,我多给钱~~~"
        "给二十吧!"
         我寻思这段路不算很远,如果打表就六七块钱,就说:"师傅,十块行吗?"
        话未说完,车己开动。
         四周己然暮色。
        路对面有一个穿黑衣的女人,久久地凝视我,我感觉到她眼中的同情,温柔,还有怜悯。
        她向我走过来,问:"去哪里?"
        "市医院。"
        "咱俩打一辆车!"
        我怔了。
        还真有一辆车停在了我们面前,我们上了车,她坐在副驾位置,车驶出几十米,司机问:"去哪?"
        "市医院。"
        坐在副驾位置的黑衣女人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。
        司机没有按下计价器,也没说多少钱,可我在后面感觉那司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猥琐,这样男人,在女人面前会像狗一样驯服。
        "到了。"
        司机为了避免塞车,专拣平时不涉足的市旮旯开,最后停在了市医院大楼背阴面。
        "多少钱?"
        "你给二十吧!"
         黑衣女子递过去一张百元的钞票。
         司机接过钞票后,在车灯的光处照了照,顿时"啊"了一声,脸色既京且恐,"这是冥币!"
         黑衣女人笑着:"是冥币,我死了十多年了,下面冷清,这才出来转转,也好找点闲事管管!"
         司机这时再看那黑衣女人,只是贴上了一层皮的骷髅。我惊慌地下了车,两条腿几乎不听使唤了。
        最后他们俩怎么样?不知道!
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