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兀兀然的博客

这里是我任意驰骋思想,挥洒文字的广阔天地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  

2009-07-01 15:19:35|  分类: 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早些年.经常有去北京出差的机会.我顺便公费游览了长城.故宫等名胜.一次和同伴冒着连绵的秋雨游香山.此时的香山好象染上了颜色.没有一丝秋叶的落寞.充满了梦幻的色彩.红叶真美.香山真美!

       出差回来.我把香山说成了仙镜.并声称只要女儿考上大学.就一定要领全家人去北京旅游。

       二00四年.女儿顺利考上大学.由于经济条件等原因也就没去成.看见女儿失落的样子就改囗为只要女儿大学一毕业.就全家去北京旅游。

       二00八年.女儿提前走上了工作岗位.女儿的单位好.旅游出差的机会多.也就不在提陪我们去北京旅游了。

       去年.我的朋友去北京发展.数次邀请我们去北京旅游.我犹豫了几天.说.还是等我退休吧.到那时全家人一定要去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去北京旅游是我们全家人共同营造的一个梦.随着光阴飞逝.使我慢慢悟出了去北京旅游不在于能否成真.而在于它使全家人都有了一个共同的梦.是这个梦悄然伴随着家人走过了生命的一段旅程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

       原本还是十分晴朗的天空.却突然变了脸.骤然间狂风大作.电闪雷鸣.紧接着.乌云翻滚.大雨倾盆.街道上的行人有的被浇成了落汤鸡还在赶路.有的人们四处躲避.平时不座车的人也"打的"一溜烟跑了.更多的人躲进路边的店铺。

       一位老者步履蹒跚.上下衣服均被淋湿.不禁喟然长叹:"现在说真话的太少了.连气象台也不说真话。

 

 

 

 往事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北戴河的记忆

       每年的七月份.都是旅游旺季.这几天几个朋友张罗要去北戴河玩.我才想起来我曾经也是到过那里的.而给我所有记忆是黑漆的夜晚.我躲在蚊帐里.蚊帐外面粘上一层个头很大的蚊子(不好形容).抖动着羽翼.仿佛要吃人.可怕.似乎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  此行属于公费疗养住在"外国专家疗养院".名字很好.实际很象一家低档的旅馆.旅途的疲惫.我很快就在嗡嗡作响的蚊子声中不省人事的睡过去了.第二天.在一阵阵吵吵嚷嚷的声中醒来.这时才发现伸出蚊帐外的大腿上密密麻麻的红点.那是蚊子给我的纪念.可我居然可以熟睡如此!

      来到大海边.海水是平静的可这份平静.却令我们大失所望.我挤破脑袋想出了个词." 下饺子 "。

      这次旅游接近尾声.我们同居一室的几个人还是嘴巴淡出鸟来的馋.超乎寻常的中意肉食.过后.我向人们讲述这次旅游的有趣见闻.没有说海。

 

往事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旅    程

        掐指一算.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一次旅行.深深地刻在脑海里.而且愈久愈清晰.这天列车一声长鸣.徐徐地开出了车站.从东北的阜新到北京.郑洲.武汉.广西.贵阳.然后停在了一个大山环绕的小站。

       在当地同志的指引下.我们座上了汽车.行驶在蜿蜒的盘山道上.好奇地了望着外面的风景.一幅山区特有的景象竟收眼里.山坡上.稀稀啦啦地长着一尺多高枯黄的苞米.杂草丛生的山间小路有几个衣衫褴褛的老乡.背着背篓往山上爬去。

       "真是太凄凉了"!我不禁脱囗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 好奇心满足后.肚子有了饥饿感.见同伴吃着零食.笑声朗朗.我打开背包.拿出旅途准备吃的饼干.面包之类的点心.送一些给接待我们的当地同志,.他也送给我们一些"粑粑"的食品.然后这位老乡拿起一块蛋糕咬了一囗.细细地嚼着.连声说道:好吃.好吃!吃了一块蛋糕和一块饼干.他就停住不吃了.把其余的都装进了随身携带的背篓里说:这么好吃的东西回去给家里人尝尝。

        汽车像一个蜗牛似的在盘山路上行驶了一整天.在一个叫" 鸡厂 "的小镇停了下来.大家下了汽车.住了一宿.翌日清晨.又座上了前来接我们的马车.在连绵起伏的山路上奔驰着。

        这马车左右套着两匹毛驴般大小的马.赶车人在架辕的位置.我们感到很奇怪.问道:老乡.你们怎么不座着赶车呢?赶车的老乡头也没回一下.两手死死地把着左右把.嘴里不停地喊着:哇!哇!哇!马车到了一段较平坦的路上.老乡才气喘吁吁地说:我们这里座着赶车.上坡它拉不动.下坡也走不了。

       在我们还没有上火车之前.大家穿着半袖衬衫.摇着扇子.吃着冰棍还觉着热得慌.可是.在这里.且是另一番景象.当我们座上马车的时候.以经是上午九点多了.这里的天气还是雾气沼沼的.大雾像雪花似的纷纷扬扬往下飘.人座在马车上好像有腾云驾雾的感觉穿着两层外套还觉着凉倏倏.十点多钟.大雾才渐渐散去.山间偶尔出现几个穿着破烂衣服.挑着大粪桶.光着脚丫子.在泥泞的山路上啪哒.啪哒走着的老乡.几只乌鸦在嘎嘎地叫个不停.我们都在苦闷中.此时都以为乌鸦是在"家!家!"地叫呢.在这种地步.一听说家字.思乡之情.油然而生.大家都呜呜地哭了起来.......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